智慧有效的諮商輔導

Biblical Counseling-Wise & Effective Counseling 

一、何謂諮商輔導?What Is Counseling?

Counseling 這個字,根據韋伯字典的定義,乃是「藉著使用心理方法,特別是以個人面談、測試興趣和性向之不同技術來蒐集歷史資料的個人專業指引」。台灣則翻成諮商或輔導,諮商是專門用語,多出現在大學和研究所相關科系或論文裏;輔導則是一般市井小民通用語。本文論及Counseling 時,將使用輔導一詞來和讀者對話。 

美國輔導協會 ( American Counseling Association ) 每年開會都試圖要為輔導下個定義,其常務理事會亦企圖處理輔導定義的問題,但未達共識,最後投票提供專業輔導 (professional counseling) 的定義如下﹕

輔導乃是智力(精神、內心)健康、心理並人類發展原則的應用,針對個人健康、個體成長、生涯發展以及病理方面,藉著認知、情感、行為、系統的介入策略,對有關或有礙心智健康及安寧之心智、情感、或行為失常、或苦惱,在多元化社會背景中,使用輔導治療介入的計劃、方法技巧和評估,為了建立治療目標及目的而生出之診斷或評估,以促進人類一生的發展,及調適預防、診斷和治療。 

美國基督徒心理學家Lawrence J. Crabb Basic Principles of Biblical Counseling 一書中表示﹕

輔導不僅是指責和鼓勵,亦是教導當事人一套思想模式,以糾正導致當事人有不合宜行為和情感的錯誤思想。

Gary R. Collins 也指出﹕輔導的功能,乃在激起當事人的成長和發展,協助當事人有效地克服日常生活困難、內在衝突和受傷,為迷失和失望者提供鼓勵和指引,幫助在日常生活失敗的不快樂者。 

基督徒輔導員期望引導當事人建立個人人際關係,懷著當事人首先成為基督徒然後去幫助別人成為基督徒的終極目標。

台灣心理學者看法則是﹕輔導乃是輔導者與被輔導者之間一系列有系統的互動,以協助被輔導者有效地解決問題、改變行為和態度、並適應環境。中國大陸心理學者認為﹕使用心理學知識、理論、技巧,藉著討論、談話和教導,對那些在生活調適和發展上有問題,以及輕微心智(精神)失常的人,提供實際的建議,幫助人們獲得心智健康並改善生活品質。

輔導乃是一個過程﹕對前來求助的人們,藉著言語或文字媒介,在他們知識、情感、態度上帶來改變,提供幫助、開導、教育,以解決他們在學校、工作、家庭或身體疾病等日常生活中所產生的心理問題,協助他們更佳地適應環境,並維護其心智健康。

綜合以上論述,可知輔導乃包含了﹕
a. 需要幫助者,即被輔導者或當事人;
b. 給予幫助者,即輔導員或諮商員;
c. 藉著不同媒介,如言語或文字;
d. 某些原則或理論的應用;
e. 期待達致某些特定目標或目的;
f. 基於某些特定知識或預設立場;
g. 結果是要對面臨問題而來尋求幫助的當事人(被輔導者)有利益;
h. 此可在日常生活談話中或在一段特定互動時間中實施;
i. 被輔導者可能付費或無需付費;
j. 然而,所有輔導員的最重要的目標,乃是要給被輔導者帶來改變。

可見現在所謂專業心理輔導也好,一般性輔導也好,都存在一些張力﹕當底我們要改變當事人什麼呢?(Change them into what?) 什麼才是真正對當事人長遠有益呢?輔導員本身的某些特定知識或預設立場是會如何影響輔導或治療當事人呢?正如 Gerald CoreyTheory and Practice of Counseling and Psychotherapy 諮商與心理治療的理論與實務,李茂興譯)誠實表示﹕

「我從教學與輔導實際經驗得知,價值觀的察覺、價值觀從何而來與如何植入腦海中,以及價值觀受重視的程度,會大大地影響到諮商員如何治療當事人。在探索自己的歷程中,一項極好的焦點是﹕檢查一個人的價值觀可能會如何影響到他身為諮商員的工作。」(p. 28-29)「諮商員不可能為當事人設定目標而能不做價值判斷,因為目標是以諮商員的價值觀為基礎。」(p.29) 「我的看法是﹕諮商員的角色在於創造出一種氣氛,使當事人能檢查其想法、感受、與行為,最終並能找到一套對他最有利的解決之道。諮商員的功能不在於說服當人應採取那些行動,而是協助他們去評鑑自己的行為,使他們能瞭解此等行為對自己有利或有弊至何種程度。」(p.30)

  「當我們考慮諮商員的人生哲學會反映在治療目標與治療方法時,可知諮商員的價值觀影響當事人的問題有道德上的含義。即使諮商員不應直接教導或灌輸價值觀,但實務中即含有其諮商哲學,此一諮商哲學在效果上也等於是人生哲學。透過治療目標的訂定與選擇達成目標的處理程序,諮商員與當事人所溝通的,就是價值觀。諮商員希望當事人成為怎樣的人、以及認為人生應發揮那些健康的功能,這些的確都在散播他們的價值觀。」(p. 31)

二、何謂聖經諮商輔導?What Is Biblical Counseling?

所謂專業輔導,是當有需要者(被輔導人,當事人,counselee, CE)自覺地向另一個人或一群人尋求意見、勸告、幫助時而產生,給予意見的人(諮商員或輔導員counselor, CR)可能採用某些技巧 (methods, techniques, skills),所期待的後果是要對被輔導者有益處。輔導員如何看待當事人的掙扎,如何幫助當事人檢視其想法、感受、與行為,以何者為標準或鏡子來協助當事人看清、評鑑他們自己的思想情感行為等等,其實都與輔導員本身的價值觀有強烈關聯。

所謂聖經輔導,是試圖從聖經的角度來檢視當事人的問題、影響當事人的要素、改變當事人或輔導的目標,並以聖經的方法及議題來改變人。簡言之,根據聖經來解釋人的問題到底何在,並根據聖經來處理那些問題、以幫助當事人回轉到上帝的方向,乃我們所宣稱的「聖經輔導」。聖經輔導學與世俗心理學最大的分野,乃在於從事聖經輔導的人其預設立場是﹕宇宙是有一位真神,祂創造宇宙萬有,並按其形象造人。因此對于人類當如何行事為人,當有何思想、情感、意志等等,這位真神提供其至高無上的最後觀點 (ultimate say),照祂的話去做的人,就會有平安喜樂等等,而不聽從的人,就會經歷各式各樣的痛苦、掙扎、困難等等。這位真神將其對人的心意顯明並啟示在聖經裏,人既是這位真神所在,對人問題最佳暸解者,就只有神。地上任何人類問題專家的看法若與這位真神不合,不論其論斷如何聳動人心或有廣大群眾基礎,都不代表其論點是正確的。故基督徒若想要探討人類問題,想要幫助甚至解決當事人問題或掙扎,就必須完全按這位真神的心意、論點、方法,以達成這位真神要在當事人身上所要成就的。

聖經輔導自一開始亞當斯 (Jay Adams) 的勸誡式輔導(或譯「努直式輔導」Nouthetic counseling),David Powlison, Ed Welch等人強調從神的觀點來輔導,人要向造物主負責,人要向著神的方向來成長改變,其中所遭遇到的質疑阻力,多半不是來自世俗的心理學者或從事心理輔導的非基督徒,而是那些學了世俗心理學相關學科的基督徒,因他們試圖想要整合心理學理論及聖經的觀點,而提出世俗心理學的理論也是神所啟示的真理。但世俗心理學對人的本質之理論,各有不同解說,此乃哲學或神學,自弗洛依德開始這股整合之風在美國心理學界日漸衰微,反倒是華人基督教界因著對聖經輔導的不解,加上某些華人心理學家的倡導引進,開始在華人神學院、教會、各種特會及講座中流行起來。針對這股整合之風,近年來華人中間開始有幾位學有專長的學者領袖為文呼籲駁斥。「真生命輔導傳道會」(True Life Counseling Ministry, Inc.) 是全球第一個華人聖經輔導與教育的非營利機構,其堅持聖經輔導的立場與認信也得到求助輔導的基督徒和非基督徒並眾教會的肯定與支持。因此筆者曾為該機構的會長,亦從事聖經輔導教學與實務事工多年,願在本文個人略述聖經輔導的一些觀點,以澄清一些關乎何謂當事人的問題與益處、人的問題究竟為何、當事人益處的定義標準是什麼等等之議題。

人及人的問題聖經觀    Biblical View of Man and Problem of Man

人被永生神上帝所造,是要聽從祂的話 (Man was made to follow God's counsel.) 。但在伊甸園有另一個與神上帝抗爭的聲音,當上帝的話被懷疑、被扭曲、被否認時,人最後就被引至不信任上帝的話語。在亞當之後所有墮落的人類仍是如此,直到如今,人信任並跟從自己、別人、撒旦的意見、計謀、聲音,而非上帝的;人不來就上帝,反跟從這世界的意見、計謀,而這世界是服在那惡者之下(弗 2: 2;  約壹 5: 19b)人的問題到底是什麼?

人想要自己作主,跟從撒旦的計謀意見,因此就跟從了撒旦的道路 (創 3: 5)。人要自己作主,此一問題存在於人所面臨的許多生活處境中;日常生活處境的根源問題,乃在於人的心是要聽誰的意見、計謀。

人是什麼?人心又是什麼呢?定義之前,考慮三問題﹕1) 人真有靈的本質的存在嗎?人真有非物質之不朽靈魂  (soul)?或靈魂僅是希臘思想的發明?2)若真有靈或靈魂之存在,我們如何定義靈或靈魂?它是作什麼的?3)最後一個問題則處理人的靈與物質之關係﹕若真有靈或靈魂之存在,它如何與人的物質、身體關聯或互動?哲學家和腦科學家的認為心志與意識、自我覺察有關,或我經驗的我 (mind has something to do with consciousness, self-awareness, or my experience of me) ,即﹕認知到「我」是主動的有作為,而非被不可抗拒本能所牽動才有所為。根據聖經的觀點,人受造有「身」與「心/靈/魂 」(創2: 7),人是身心不可分隔的。若靈未賦予身體/肉身生命,肉身乃無價值、無用處、討厭的屍體;然而,此肉身並非僅是一些外面的軀殼,它乃是聖靈的殿。靈魂並非只是獨立於身體之外,因此這就涉及到人的本質的問題。人乃是靈、靈魂,人乃是肉身 (Man is soul/spirit and man is body.) 人的靈魂乃是人的靈,它是人生命之所在 (The soul of man is the spirit of man.  It is the life of man.) 。基督徒常被勉勵要在靈命上長進,是指信仰基督是要結出敬虔的品德 ﹕敬虔的思想、情感、意志、良心。

在聖經裏,「靈」與許多字享有相似意義﹕「心」(heart, Hebrew: leb, lebab; Greek: kardia)、「心志」(mind, Greek: dianoia, phrenes, and nous)、「靈魂」(soul, Hebrew nephesh; Greek: psuche.)、「良心」 (conscience, Greek:suneidesis)、「裏面自己、內在自己」("inner self") 。在這些詞匯背後之基本概念乃是﹕1) 人是活在上帝面前 (man is ever before God.); 2) 每一個人活著,都是在上帝面前負有道德責任的受造者 (Every human being lives as a morally responsible creature before the face of God.); 3) 人有一個「普遍全面朝向神的導向」(Man has a "pervasive Godward orientation.") 。

此意味著「心」有三個不同定義﹕ 

1) 就哲學上言,指自我意識及有目的之行為 ;2) 普遍上言,指理智、智性上的活動;3) 聖經意義言,它是一切道德作為的發動起始者(箴4: 23)。(參見Ed Welch, Blame it on Brain)

神學家歐文約翰 (John Owen) 指出﹕在聖經中,,以不同用法來表示,有時用指智性和理解,有時指意志,有時指情感,有時指良心,有時則指整個靈魂。

總體言,它是指人的整個靈魂及其機能,非絕對的,但它們皆是道德運作的同一原則,它們發生在我們的行善或行惡上......的律之寶座及主體乃是人的 (Temptation and Sin, 1958) 。綜言之,何謂「心」?它指一個人的思想、計劃、判斷、分辨,心理學則稱為心志;它又指一個人的渴望、慾望、劇烈反應、想像、感受,心理學上則名為情感;它又指一個人的選擇、行動、作為,是所謂的意志;對心志、情愛、意志贊成或反對譴責的是非意識則是一個人的良心。這顆人心乃是主動的,它主動生出一些想法、價值觀因某些思想,並在一些外界情境刺激中因個人解讀而生出情緒,在思想及情感互動下作出某些判斷或決定,而有內在或外在的作為,從內心到外可見的言心舉止,乃是藉身體來傳遞。

身體是道德作為的媒介,而非發動起始者;「身體」做「心」所要它做的,是「心」在物質界中具體工作的傳達工具身體不是罪的始源,也從未被稱為有罪的。身體可以是﹕強壯和健康的軟弱、生病、脆弱、漸漸衰殘、有限的依靠的,即﹕它有自然天生的欲望、想要被滿足。將此定義應用在罪與生病、疾病的範疇上,輔導員必須小心作分辨﹕凡與聖經誡命不合,或越過聖經所禁止範圍的任何行為,皆是由心發出,是罪。凡更精確地被稱為是由身體軟弱所發出的任何行為,是生病或受苦。生病或受苦亦有可能是由某些罪所導致,但我們必須謹慎地作此關聯。

世俗心理學把憂鬱症視作生理疾病來治療,但聖經輔導則強調在憂鬱症的生理癥狀背後有心理要素,也就是道德上須向上帝交帳的部分。如果一個被診斷為憂鬱症的人只吃藥就好,那是忽略導致生理癥狀的根源問題,即當事人一些錯誤不合真理的思想等等,這些不正確的信念帶給當事人的情感問題,如焦慮、罪疚感等等,這些的確是與聖經教導不合,是必須對付的。人心是很詭詐的,人罪惡的天性乃是人心內在的仇敵,此罪性引致人死亡。雅各書描述肉身如何瞄準我們,要我們死,其道乃是藉著試探 (雅1:14),而試探的精髓乃是欺騙。雅各書剖析的五種試探程度乃是從事輔導者所不能忽略的。

但各人被試探,乃是被自己的私慾牽引誘惑的。私慾既懷了胎,就生出罪來;罪既長成,就生出死來。(雅1:14-15)罪的權勢及運作乃是經由肉體先攻擊個人的心志;接下來罪會成為偽裝大師,其誘惑乃是先拉走、拖走、帶走、牽引(心志),繼則引誘、慫恿(情感),最後個人就懷了罪(在意志上)下一步就是生出罪(在動作、言語、思想上...),後果就是導致死亡(靈命之死)。當事人有顆主動的心去思想、判斷、分辨、感受、要或不要、喜歡或不喜歡。當情慾孕育時,會生出罪來,罪長成時,就帶來死亡。罪惡之心已欺哄了許多人,並使他們落入試探和陷阱中。如此愚昧和傷害的慾望已使人陷入毀滅和敗壞裏,(提前 6:9),許多人已被許多愁苦所刺痛。諮商輔導員如何能不先處理人心議題而處理人的日常生活問題呢?

人心非僅是被動地回應人的處境,它也是主動地有所作為。人並非被動的受害者,同時亦是主動作為者而帶給己身好或壞。David Powlison 在"X-ray questions" 一文中提出35個透視人心,也就是在人心裏操縱生活方向的隱藏議題,這些輔導上常問的問題猶如照妖鏡般將人心的思想欲望動機等等暴露出來。每一個問題都是環繞著相同的基本課題﹕我們是聽從誰的意見、計謀?誰或什麼是在我們生命中起作用的神? 這些問題裏面將人與上帝關聯起來的動詞各有不同,如愛、信靠、害怕、盼望、尋求、順服、投靠等等,都暴露出人心是否跟從上帝的聲音、意見、計謀。聖經輔導員是有果效地思想人類生活乃全面性地與上帝有關。智慧輔導員不是草率地使用一些內在醫治技巧,也不是不負責任地說服當事人來改變一些行為或思想而短暫地去除當事人地掙扎。智慧輔導員乃是尋求挪除當事人的盲點,幫助他們看見他們的一切動機都是與上帝有關的,使他們明白他們到底出了什麼差錯,而邀請他們作出與上帝有關的決定以回應耶穌基督的恩典、平安、權能、同在。